舍我其誰

時間:2020-02-21 20:33打印字號:

澳门十大电子游戏

——深華物業新余市人民醫院項目抗擊疫情紀實一 
    2020年的春節是一個非比往常的春節,沒有了以往的喜慶熱鬧,也沒有了往年的走親訪友。全國上下都在全身心的投入到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中。無論是廣袤的農村,還是喧囂的城市,大家都是響應著政府的號召,待在家里不出門。然而,在空寂的街道上卻依然有人在前行,他們就是被稱為最美逆行者的醫護人員。而他雖不是醫護人員,卻也在向前逆行。他是誰,他就是深華物業新余市人民醫院項目經理——吳文峰。
    從1月20日新余市首位患者被確診至今,他就一直堅守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。隨著確診患者的增加,院方對于確診患者進行了指定區域收治。1月24日(除夕)下午接到院方的臨時通知,要將感染科大樓重新打掃衛生,并進行消毒整治,用于專門收治確診患者。
    大年三十,大部分保潔人員已經下班回家,這時通知大家回來,一是時間來不及,二是也不好打擾大家難得的家人團聚。此時此刻,吳經理帶著門診的華班長和行政文員小肖,拿起工具就開始干起來了。從四樓到一樓,一層樓一層樓,一間病房一間病房的按照院方的標準要求認真打掃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已是下午6點多了,但還有一層多的區域沒有完成,大家的手機都在響個不停,都是家人在詢問、催促怎么還不回來,因為今天是除夕,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團圓飯的日子。而他們對家人的回答都是:“快了,還有一點,馬上就回來了,你們先吃吧!”
    七點多,工作終于完成了,吳經理考慮他們兩位是女同志,所以讓華班長和小肖趕緊先回去。而他自己則再次巡查一遍,看看還有沒有遺漏的地方,等一切掃尾工作做完,電話向院方匯報完之后,他才回家,等回到家時,已經是快八點了。家里人都已經吃完了,他母親說這么晚回來,飯菜都冷了,幫他熱一下,他說不用了,就這樣吃著冷了的飯菜,過著一個別樣的除夕。
    1月25日(初一),早上七點多一點,吳經理來到了醫院。他先到各個崗位上提醒督促保潔員做好自我防護措施,然后到急診、EICU、CT室、呼吸科和感染科等幾個重點崗位去協助工作。
    因昨天晚上確診患者已經陸續轉入感染科,其中一名保潔員受家人的阻攔今天不來上班了。這時調其他的保潔員過來,大家也都不愿意,都不敢來感染科搞衛生。他雖然很想批評他們,但是心里還是表示理解他們,因為面對疫情,大家害怕是正常的,家里人的反對也是情理之中。他沒有過多的說什么,而是自己換上防護設施拿上工具負責感染科的衛生打掃。他害怕嗎?說心里話,不害怕是假的,心里肯定也害怕,但是這個時候,害怕就可以不去嗎?沒有人搞衛生,如何保障醫護人員的工作環境呢?他不頂上去,又有誰能頂上去呢?舍我其誰,整個團隊一百多個員工,大部分都是年齡比較大的,而且絕大部分還是女性。
    大約在九點多,衛生全部搞完,他感覺有點頭痛、發燒,趕緊測量了一下體溫,37.7℃。頓時腦海中一片空白,稍作休息,冷靜了一下之后,他并沒有聲張,而是做好自我防護,一個人到醫院去做了CT拍片和核算檢測檢查。在等待檢查結果時,他一直在心里念叨著“應該沒事,只是感冒了”。他深深的意識到自己千萬不能倒下,因為所有員工都在看著他,如果他有什么事,那對大家的信心會產生動搖。萬幸的是,檢測結果出來了,是感冒引起的發燒和肺部炎癥,排除病毒感染,醫生建議他休息,但是這個時候他能休息嗎?為了保護家人,也為了不讓他們擔心,晚上下班后,他并沒有回家,而是在辦公室休息,只是告訴愛人“醫院要加班今晚不回去了!”就這樣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。
    1月26日,雖然高燒已經退了很多,但感冒依然有點難受,他還是咬緊牙堅持著去感染科完成工作。期間,電話不斷地響,每接一個電話,不是保潔員說家里封路出不來了,就是科室護士長說科里有事要物業完成,再者就是院領導布置的工作任務。
    身體上的勞累、內心里的焦慮、心理上的壓力,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來,用身心俱疲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。但他依然堅持著,依然堅守在最前線。對于不能來的保潔員,重新編排調整人員頂崗;對于科室護士長的投訴,他都親自前往溝通,協助完成;對于醫院領導交待的突發性臨時任務,他都保證完成,不講任何困難和理由。
    尤其是對于醫院的消殺工作,院方本來是讓他幫忙請人來做,由院方出錢,150元/天都找不到人,因為這個時候大家都唯恐避之而不及。他向院領導說:“現在實在是請不到人,我來協助完成全院的消殺工作!”就這樣,在本已工作任務很重,壓力很大的情況下,他硬是又給自己了“攬了”一件職責以外的事。有人說他傻,不是你的事你也攬,你可以拒絕的,他只是笑笑說,請不到人,我們能協助完成就協助一下。
    又是一天的忙碌下來,一個人坐在辦公室,連著抽了兩根煙,拿著電話一直在糾結、猶豫,因為原本答應了老婆,計劃今天陪她一起回娘家看望父母,他老婆是外地人,多年沒有回去了。可是計劃又一次的被硬生生打斷了,他在糾結怎么和老婆說,猶豫如何向岳父母解釋。幾通電話打完之后,讓他感動和慰藉的是老婆和岳父母的寬容、理解、支持、關心。他笑了,笑得是那么的舒暢,他趴在辦公桌上笑著睡著了。
他是共產黨員嗎?不是!
他有高尚的覺悟嗎?不一定!
他有醫護人員的補助嗎?沒有!
他要擔負政治任務嗎?不需要!
他要表現嗎?不需要!
他害怕嗎,害怕!
他沒有親人朋友阻攔嗎?有!
他會受表彰、露鏡頭嗎?不會,他就是默默無聞的背后人。
那他為什么還是毫無二話、義無反顧的堅守在第一線,沖在最前線!
    因為——他說:我們是做物業服務工作的,醫院物業本來就是為醫護人員和病患服務的。如果我們不提供物業服務,那醫護人員的工作環境和病患的住院環境怎么保障呢?!如果你不做、他不做,大家都因為害怕不去做,那這些病人怎么能治好呢?這個疫情怎么能控制呢?疫情如果不盡快控制,那我們每一個人能躲的過去嗎?能逃離嗎?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九江分公司副總經理:周俊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2月16日